lily's 心空间

你好,三十

曾经对这个岁数是恐惧的,或许二十九到三十,只是单纯的数字增加。可这单纯增加的一,似乎又在告诉你,青春快要接近尾声,人好像到了一定的岁数,就必须要长大。过了一定的年纪,似乎以前没明白的道理,时间到了,就自然明白了。身边的同龄人大都结婚生子,开始焦虑起了上一辈的赡养,下一代的养育,或是以前不屑一顾的现实生活问题。他们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诉你,等你经历了某些事,你就明白了人生的某些道理。可是,有些你们所谓的某些道理,也不过是体验了一番情绪的五味杂陈,发出的不过如此的感叹。毕竟,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。

明明自己经历的时候寻死觅活,作为过来人旁观别人身上似曾相识的经历,却只是轻叹一口气,过段时间就会好了。是的,时间是解决一切事情的良药,可是谁敢说,没在午夜梦回,那潜藏多年的内心伤痛再次侵袭的时候,你想流的泪水,并不比当时少。只是,时过境迁,泪腺分泌的泪水,也只够湿润眼眶。然后长舒一口气,闭上眼,等待天明。


是的,这也许就是人生,一切缘起,缘灭。一切潜移默化过,华丽绽放过,又燃烧殆尽过。只有太阳升起落下,斗转星移。有些故事遗留了下来,有些故事灰飞烟灭。生活还是在继续,不管活到多少岁,曾经经历过什么,或许将来又要经历什么,似乎在当下的这一刻,并不重要。

该笑的时候就笑,该哭就哭。能吃好,能睡好,有一屋遮阳避雨,闲暇时有三两知己把酒言欢。不为琐事过多发愁,有幸觅得有心人共度余生。或许,这样的生活,足矣。

最后,对自己说,生日快乐。毕竟,人生的路,还很长。

窗外的这片大豆田已经随着季节的变换披上了金黄色。天上的云依旧变换着形状,告别了二十多岁的年纪,又站在了一个新的入口。愿接下来的日子,随性而活,无愧于心,生日快乐。

迷茫

身在异乡为异客。

有时候离开家久了,就逐渐失去了归属感。

只要我所在的地方,有一张属于我自己的床,那么,过去的种种仿佛都不如眼前之一方小小的栖身之地重要。

身边的人出现了又消失不见,不断变幻,亦敌亦友。无法辨识。

当我以为我熟悉了的地方变得越来越难以忍耐的时候,我无数次想逃避退缩,却因向往这片土地的美景想多滞留一段时间。

我想去看雄伟的天山,亲近那遥远的博格达峰。我想醉倒在称为东方瑞士的喀纳斯湖边,我想看成群的牛羊在山谷间游荡。想去的地方太多太多,却被局限在两点一线的工作圈之中。看人与人之间互相抱怨猜忌排斥,为五斗米而折腰。

当我知道身边又会有新人出现,敌友难辨。不知她会不会发现这里工作环境的诡异氛围呢?也许成人的世界就是这样,充满着假情假意,虚伪的笑脸,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祝愿新人好运,也希望她不会去告发我偶尔的翘班。

今天就写到这里。


静静的开在古镇老街的水葫芦花。

莫名的总是觉得慌张。虽说时间被形容为白驹过隙,但是始终确实是一秒一秒的划过好多圈一天才过完。晚上睡觉也在总是梦到坐在教室里的情形是强迫自己醒来,因为即使在梦里也只到那不过是梦,还是清醒了更好。

不管做什么事,总是盯着时间。无法好好的感受悠闲。无形的鞭子在身后抽打着我向前。可是前方究竟在哪里也依旧迷茫。好希望自己的心能够慢下来,慢下来看云卷云舒看一叶孤舟轻盈游弋在山水间。

一步一步走吧,人生中我还有好多事情希望了解。

某一天

某一天我忽然发现,被时间追赶的我度过了无数个24小时,越过了一个个自己以为永远跨不过的鸿沟。却仍然感觉在原地打转。

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刻。当太阳被乌云覆盖的时候,却忽然觉得下一次看见阳光似乎遥不可及。于是我上路了,走在那条似乎永远也走不完的羊肠小道上。偶尔回头,却发现早已望不见最初的起点。

今天我任然在向前进,也许某一天,就能到达那梦想的地方。

当蒲公英的种子漫天飞舞,未完成的梦似乎也能一点点的接近。

当所有的花瓣散尽,心中的思念不会改变。

下一页 »

© lily's 心空间

Powered by LOFTER